JZY:

嗷嗷叫15

文/毛球 图/JZY

我长大的梦想,是做个天空的维修工人。


山坡上的花草,经常欺负云朵你知道吗?

你瞧,它又快哭了。因为喇叭花说,要放蛇咬它。


这个时候你难道什么也不做吗?还是继续低头,解你的一元二次方程?每解完一百个,近视就加深一度。

你躺在夏夜的草原上,永远只有180度。

你出了教室,在风中生活,知道这样下去,也能跟鸟一样有风度。你联想到的词,却是化学课上的“丰度”。

楼梯在脚底转弯,发现几棵被砍伐的树木。

你猜测,他们的年轮代表着眩晕,假设土壤中的成分是乙醇,那么可以用ph试纸……


你应该用目光去安慰那些过几分钟就会消失的云,而不是整理空气中习题的余韵。

我们在教室里以为无比重要的东西,在外面只是不起眼的尘埃。你看一看世界就很快明白。


好了,把白天的云交给你了。让它们不要害怕河流、闪电——它们是有些像蛇,然而拥有了自由,就该勇敢承担自己的看见。


我要去修几颗星星了。这件事太重要了。

如果转动的星系是宇宙的钥匙,那么它们就是重要的轮廓。


如果转动的星系是宇宙的轮胎,那么它们就是宝贵的零件。

路旁边的黄线,表示这里禁止长时间停车。


热度 9
时间 2015.02.09
转载自 JZY
评论
热度(9)
  1. 轻公司-消费商时代JZY 转载了此图片